太原科技大学学生一心想赚钱却掉进传销窝

原标题:一心想赚钱 掉进传销窝(图)

民警与老师劝曹晨要好好学习

曹晨将头埋进父亲臂弯

被警方解救后,这名在校大学生表示“再也不会做傻事了”

3月4日,太原科技大学,大三学生曹晨(化名)的老师和家人都快急疯了,开学好几天了,曹晨却迟迟没有报到,手机关机、短信不回、QQ留言不理……

3月4日,保定徐水县,曹晨沉浸在一群陌生人的“关怀”中,做着“创业”的梦想,想像着自己能赚得几千万元,改变一家三代人的命运……

3月5日晚,曹晨被太原市公安局直属分局文保大队高校中队民警带回了太原,此时,父亲给他的生活费没了,借同学的钱也没了,电脑也卖了。他拥抱着父亲和老师,表示“再也不会做傻事了。”

那群陌生人是传销人员。

网友邀约他果断离校去了保定

曹晨是四川人,在太原科技大学读大三。2月24日开学前半个多月,他认识了一位网友,两人视频聊了十余天,对方给他提供了一个创业机会,给他描绘了一幅美好的蓝图,发展得好可以有几千万元的收入,还能改变三代人的命运。“我就想给自己一个创业的机会,就想去看看。”曹晨说,2月18日,他从四川老家来到太原,休息了一晚,隔天就坐上火车去了河北保定。到达徐水县时,天已经大黑,曹晨找了一家酒店住下。

2月20日,因身上带的钱不够,他发短信向同学借500元,同学将钱给他打进了卡里。当日中午,网友将曹晨接走,在县城里玩了玩,天黑后把他带进了城乡结合部一栋3层民房里,这栋民房里住着10个人,都和他的年纪差不多。

意识到是传销后总想着把钱再捞回来

到了报到时间,曹晨却迟迟不见人影。2月23日,班干部替曹晨向教导员请假,说曹晨在北京,晚几天到校。“可他舍友却说,2月18日曹晨到校后,曾看到他的口袋里有张去保定的车票。”太原科技大学机械工程学校副书记韩建华说,为了核实曹晨的去向,教导员开始联系他,连续两天,他的手机始终关机。

电话、短信和QQ联系曹晨的同时,韩建华开始联系曹晨的父母。由于入校时,曹晨父母登记的电话已打不通,后来多方打听,得知曹晨在中北大学有个女朋友。“联系到他女朋友,要到他父母的电话,这才通知了他的父母。”韩建华说,2月27日下午,他们和曹晨的父母一起来到太原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太原科技大学警务站报了警。

就在同学、老师、家长和民警千方百计寻找曹晨时,他却呆在那栋民房里,偶尔打开手机,看到同学和老师发来的短信也始终不回。“不回短信、不打电话是怕他们担心。”

曹晨说,虽然行动不受限制,但刚开始一直待在屋里,别人给他讲是怎么回事,外出时一直有人相跟着,直到他投入了最少的2900元后,出入才相对自由些。“这种模式就靠骗亲友。看到老师、警察和父亲后,我心里特别难受,因为自己一个愚蠢的决定让大家这么着急。”

在交钱的前一天,曹晨意识到这是传销,因为老师和驻校民警都讲过,但想到可以赚钱,所以就交了钱。交钱后,他就不想回来了,总想着把钱再捞回来。

回到太原向老师民警深深鞠了一躬

“见到我们时,他一下子就哭了。”民警鲁宝梁说,曹晨住的地方是一栋3层楼,房间里特别简陋,没有床铺,就是在地板上铺了几块泡沫块,睡在上面。

3月5日晚,曹晨在民警、老师和父亲的陪同下回到太原时,依然穿着离开校园当天穿的棉坎肩和花格衬衣,神情看上去有些疲惫。

在文保大队见到韩建华后,曹晨叫了声韩老师,然后便低下头,说让大家担心了。问及这10天在传销组织里的生活,曹晨始终低着头,握着双手。过了几分钟,他才轻声说,头两天,他把身上的2900元交给了传销组织,其中2000元是父母给的生活费,500元是借同学的,另外把笔记本电脑卖了800元,除了一些日常开销,现在身上只剩下几十元。

准备离开文保大队回学校时,曹晨拥抱了父亲,说再也不会做这样的傻事了,并向民警和老师深深鞠了一躬。

3月6日上午,记者再次联系到曹晨时,他说5日晚上和父母住在招待所里,是他睡得最踏实的一晚。

不该对什么人都信任

记者:是否知道这是传销?

曹晨:交钱的前一天意识到了,可还是抱着试试的态度,想闯一闯。

记者:从回来到现在,有没有感觉到自己被洗脑了?

曹晨:怎么说呢,在不同的地方可以学到不同的东西。

记者:这件事会给你怎样的成长教训?

曹晨:一是信任不该对什么人都有;二是父母赚来的血汗钱不能随便浪费;三是这几天学会了怎样和人交流。

寻找曹晨警方想尽各种办法

曹晨失踪10天,各种联系方式都无法联络上他,家人和老师都快急疯了。后来是怎么找到的呢?

太原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太原科技大学警务站驻校民警介绍,接到报警后,他们调出了学校大门口的监控,看到曹晨2月18日晚进入学校,2月19日下午独自一人背着包离开了学校。民警说,排除被人胁迫后,他们又从曹晨的同学那了解到,曹晨有张2月19日去河北的车票,20日还向同学借钱,2月23日给班干部打电话请假,之后手机就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怎么找?民警通过查找曹晨的通话记录、银行卡交易记录、铁路和汽车的乘车信息以及入住情况,都没有得到有效的线索,最后他们通过其他的技术手段,3月4日下午,确定曹晨在河北保定徐水县。

3月5日凌晨5时,驻校民警鲁宝梁、学校老师以及曹晨的父亲从太原出发,上午8时40分许来到徐水县后,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调出曹晨入住酒店的监控,看到2月19日晚曹晨入住酒店,次日中午被一名男子接走。随后,警方对房屋中介及暂住人口进行排查,最终于3月5日中午在徐水县安肃镇的一栋3层楼里找到了曹晨。

大学生屡屡被骗民警分析群体特性

鲁宝梁说,他们解救过多名被传销骗走的大学生,大学生为什么会去做传销,主要是这个群体的特殊性,一是他们年龄比较小,社会阅历不丰富,没有什么社会经验;二是他们富有同情心,有激情,有理想,正是因为这些特性,才会被犯罪分子利用。“有些学生家庭比较贫困,他们希望多赚点钱,减少家里的负担,同时还能实现自己的目标和理想,结果导致被骗。”

对此,曹晨表示,他是独生子,父母常年外出打工,除了供他上学、日常开销,每年的节余不是很多。当记者问及他当初是否为减轻家庭负担,是否有一种着急就业的想法时,他说现在已经没有了,现在只想好好学习。

暗访传销组织的记者:四五天就会被“洗脑”

本报曾有记者“卧底”进入长治北郊区一传销组织内部,历时一周进行暗访。他说,四五天就会被“洗脑”,如果没有工作会想继续呆下去。“里面有不少大学生,‘发财’这个念头经过传销人员的渲染,成了这些大学生的‘座右铭’”。

这位记者说,在“组织”里,除了睡觉,剩下的时间就是倾诉和联谊,这种倾诉会和联谊会给人一种归属感和成就感,让人的心理得到满足。首先,他们会先了解你,让你讲自己现在面临的困境与愿望;其次会给你讲成功人士案例;最后会讲产品的概念与营销模式。倾诉最终会把每个人的苦归结为没有钱,倾诉会的最后,总会演变成一场励志会。

山西晚报

展开全文

最新文章




  央视网消息:近日,山西临汾警方在打击非法传销案件中,发现一些传统聚集式传销组织 已经从经济犯罪演变成暴力集团犯罪,成为黑恶势力犯罪组织。临汾警方首次以涉嫌黑恶势力团伙犯罪对传销组织进行立案侦查,刑拘了上百人。


山西 临汾警方打掉披着“传销外衣”黑恶势力团伙

山西 临汾警方打掉披着“传销外衣”黑恶势力团伙

反传影视 2018年05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