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命名

  本报9月11日讯(记者 段树聪)青海西宁两名25岁的青年,因为轻易相信网上打出的招聘广告,被骗进入传销“黑窝”。今天凌晨2时30分许,两名被骗青年与提前约好的另外七八名被骗者趁人不备逃离传销窝点。



  今天上午,在临汾市尧都区公安局的大力支持下,本报记者与青海西宁西海都市报两地联动,全力解救被骗传销者。



  网络招聘信息原是“陷阱”



  冉勇今年22岁,四川人,父母常年在西宁打工,他便也跟随父母住在西宁,并在西宁一家挖掘机学校学会了驾驶挖掘机。说到此次被骗到临汾传销窝点的可怕经历,冉勇后悔地说,“我就是不该轻信网络上的招聘信息。”



  当时他从挖掘机学校领到毕业证后,一直想找一份工作好好赚钱,但工作却不像他想象的那样好找。闲来无事,他便常去网吧消遣。有一次他心血来潮,通过百度搜索“挖掘机司机招聘”,没想到一下子跳出来一串招聘信息。冉勇随便挑了一个留有联系电话的信息打了过去,接电话的是个男子,对方在询问过他的年龄、婚否之类的问题后,给出了月薪3500元的答复,并且一再声明,刚开始做学徒就可以挣到这么高的工资,冉勇立即就被这个信息吸引了。



  碰上好的工作机会,他又立即联系到了在学校一起学习挖掘机驾驶的涂刚,两人匆匆打点行装,踏上了前往山西临汾的“求职”之路。但他们没想到,前方等待他们的将是一个巨大的陷阱。



  被逼撒谎骗家人汇钱



  8月30日,冉勇和涂刚乘火车赶到临汾后,很快找到了前来接车的小伙子。没有任何社会经验的两个人,很快就被小伙子的甜言蜜语迷惑了,更加相信小伙子会带他们去工地工作,并在临汾火车站给家人打了电话报平安。直到此时,冉勇还沉浸在自己设计的创业打工梦中。



  但是没想到,小伙子将他们带到了一个陌生小院里,院子里所有房间的窗户上都蒙着报纸,在院中看不到房间里的任何东西。随后他们被带进了其中一个房间,房内乱七八糟,没有床,只有地铺,随处可见又破又脏的棉絮……



  随后就是经理前来谈话,打听两人的家庭背景。刚开始,这名经理态度还算谦和,但很快便蛮横起来,威胁、恐吓、搜身,冉勇和涂刚身上所带的现金、手机、钱包、身份证全部被搜走。之后,经理便对两人开始了无休止的洗脑、上课、谈人生、谈理想,两人一不听话就会招来一顿毒打。其间,冉勇和涂刚曾被逼着给家人打过一个电话报平安。



  9月8日中午,冉勇和涂刚再次被逼向家里打电话要钱,同样是提前编好的理由:“妈妈,快给我邮6000元钱。我工作时不小心弄坏了人家的货车。维修货车花了9000元,公司承担了3000元,剩余的6000元需要我自己来赔偿。”随后,传销分子又冒充车主给两人的家长打去电话,威胁其家人必须在当日14点之前打钱,否则冉勇会有生命危险,同时通过殴打冉勇让家里人听,逼其父母赶紧汇款。



  当日,冉勇家人不得不汇了6000元钱过来。但之后家人再拨打冉勇的电话,却始终处于关机状态。



  被骗传销者成功获救



  今天凌晨2时许,冉勇、涂刚与另外8名舍友趁看守不注意,逃离了传销窝点。由于人生地不熟,一时找不到报警地点,又身无分文,一筹莫展的他们只好与家人联系。在家焦急等待多天的冉勇和涂刚家人第一时间想到了媒体,于是前往西宁市西海都市报社向媒体求助。



  在接到家属求助后,西海都市报立即与本报取得了联系,记者随即与临汾市尧都区公安局联系。



  此时,尧都区公安局也已接到报警。原来,天亮后冉勇等人在向当地人询问后来到辖区的段店派出所报了警,派出所值班民警妥善安置10名被困者后,第一时间通知了经侦大队,并立即安排民警赶到传销者逃出的出租屋,但是狡猾的传销嫌疑人早已人去屋空。



  下午,在尧都区公安局经侦大队,记者见到冉勇和涂刚时,他们正在配合民警核实案情。警方为所有被骗者购买了火车票,除冉勇和涂刚外,其余人已经登上返回家乡的火车。冉勇和涂刚也拿到了购买火车票的户籍证明,随后将由民警护送他们去火车站。很快,他们将踏上回家的旅程。同时,记者从尧都区公安局了解到,警方对传销嫌疑人正在全力抓捕中。



  (文中使用姓名全为化名)

山西晚报

展开全文

最新文章




  央视网消息:近日,山西临汾警方在打击非法传销案件中,发现一些传统聚集式传销组织 已经从经济犯罪演变成暴力集团犯罪,成为黑恶势力犯罪组织。临汾警方首次以涉嫌黑恶势力团伙犯罪对传销组织进行立案侦查,刑拘了上百人。


山西 临汾警方打掉披着“传销外衣”黑恶势力团伙

山西 临汾警方打掉披着“传销外衣”黑恶势力团伙

反传影视 2018年05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