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小伙军军自述(四):我在传销窝里的159个日日夜夜

  【中国网聚焦山西】综合编辑:把亲戚朋友拉进传销组织,包括“老板”、“主任”、“经理”在内,都承认这种行为就是骗。
  很多人刚进来时都会对介绍人说:我们这么好的关系,你为什么要骗我?这时,“主任”就会上前劝说——我劝你消消气,不光是你,他、她还有我,我们大家全是被骗来的!我们这里有企业高管、大学教授、研究生、黑社会老大……我告诉你,全是被骗来的!你仔细想想,你究竟被骗了钱,还是被骗了色?你再想想,你的朋友到底是在骗你还是在帮你?你朋友的最终目的还不是希望你不要错过这个发财机会,同时让你把这个机会带给你的亲朋好友?将来,等你发达了,你一定会感激把你骗进来的朋友。
  一些人被骗进传销组织后,不甘堕落,总想着要逃跑,但很少有人能成功。不过,也有例外。有个临汾小伙就成功脱逃了,而且,是在我的眼皮子底下逃跑的。也正因为此,我生平第一次被警察扭送进了派出所,第一次被戴上手铐。
  事情是这样的。我在传销组织里呆的时间长了,“主任”对我也越来越信任,经常派我出来当“监督员”。这个临汾小伙很是机敏,被骗过来后,短短两三天,他就对我们说,他已经听懂了课程,看明白了“直销”这种售货方式,很想购买我们的产品。“主任”便准许他给家人打电话骗钱。在打电话过程中,临汾小伙十分隐晦地向其家人透露了自己身陷传销窝点的情况,之后就开始为逃跑做准备,临汾小伙的家人则在当地报了警,而我们对此却一无所知。
  2011年2月17日这一天,正好是农历正月十五,他家人打电话来要给他汇款,他身上没带卡,他提出要去银行办一张银行卡,“主任”毫不犹豫地同意了。为了保险起见,他派我和小A一起当“监督员”。来到住所附近一家工商银行,临汾小伙到柜台上提出要办一张银行卡,没想到,办卡过程异常漫长,在等待了多半个小时后,我们已经失去了耐心,便开始催促他快点走,并且动手拉他,他开始极力反抗。也许是看到了他的异常表现,银行工作人员报了警。当我们觉察到异常准备跑出工商银行时,两名警察出现在大门口,临汾小伙开始大声呼救,并且指认我们限制了他的人身自由,逼迫他搞传销。与此同时,银行工作人员也指认说我和小A与临汾小伙发生过肢体冲突。“咔、咔”两声,手腕上多了一副手铐。就这样,我和小A一起被带到了派出所。
  但不知道为什么,等临汾小伙一走,我俩就被派出所放了出来。满打满算,我俩在派出所只呆了四个小时。现在想来,传销组织之所以猖獗,与管理部门的打击不力不无关系。
  回到住所,“主任”告诉我说,这点小事没什么大不了,“我们是搞直销的,没有犯法,警察没有理由抓我们”。临汾小伙逃跑一事被“主任”当成了“反面”教材,一有机会就拿出来向“新朋友”或者“老板”们讲解:“凡是逃跑的,都是没魄力、没胆量、没远见的笨蛋,放着眼前的大好发财机会却不知道好好利用。”其实,稍微有点理智的人都明白这样一个道理:能够成功逃脱的全是聪明人,甘愿留下来的才是真正的笨蛋。

三晋都市报



展开全文

最新文章




  央视网消息:近日,山西临汾警方在打击非法传销案件中,发现一些传统聚集式传销组织 已经从经济犯罪演变成暴力集团犯罪,成为黑恶势力犯罪组织。临汾警方首次以涉嫌黑恶势力团伙犯罪对传销组织进行立案侦查,刑拘了上百人。


山西 临汾警方打掉披着“传销外衣”黑恶势力团伙

山西 临汾警方打掉披着“传销外衣”黑恶势力团伙

反传影视 2018年05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