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临汾警方打掉传销犯罪集团 “传销”如何变异为暴力犯罪?



      央广网临汾5月19日消息(记者李行健)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山西临汾尧都区警方日前成功打掉了一个黑恶势力犯罪集团。与传统的以经济犯罪为主的传销模式不同,该犯罪集团披着“传销”的外衣,“变异”成了暴力犯罪集团。他们用极端残忍的手段殴打、囚禁受害人,导致受害人身心受到巨大的伤害。



  截至目前,警方已经逮捕犯罪嫌疑人114人,随着案件的侦破,更多触目惊心的细节逐渐浮出水面。与以往的传销团伙相比,该犯罪集团的组织架构和犯罪模式有哪些不同?“传销”又是如何“变异”为暴力犯罪的?



  在这份长长的犯罪嫌疑人名单上,这些年轻人大多还不满30岁。河南驻马店西平县的小伙子周某,今年25岁,在“上线”成为犯罪嫌疑人之前,他也是一名受害者,那时他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每个月能赚4000多块。



  周某告诉记者:“之前我在厂里上班。有一次加了一个相亲群,加了一个女孩,她每天跟我聊天,聊了大概有半个多月,她说她在山西上班,老家也是河南的,说要见一面。等我到了临汾火车站,她说她临时加班,让她闺蜜去接我一下,我就跟她闺蜜一起到了她住的地方。一进屋我就发现不对劲,就打算往外跑,后来‘大哥’和‘主任’进来了,我不配合就把我放倒了,十几个人把我按在地上,然后‘主任’就开始打我。对着我的胸口猛踹了几脚,第二天我就开始咳血。后来他们跟我讲,以前有的人想跑就打得狠,一个月都好不了,想跑都跑不了。”



  办案民警介绍,该组织的结构层级极其分明,如何引诱、“选材”、进一步“教化”,甚至每天的生活起居要求、面对执法人员审查如何应对等都有明确的规则和格式化的程序。



  该组织内部分为“老总”、“大经理”、“经理”、“大主任”、“寝室主任”、“老板”六个层级,“老板”给新人做“师傅”、做“大哥”、负责带“新人”。与传统的传销组织围绕某一款“产品”做文章不同,该组织的“产品”2800元一套,但实际上,“产品”并不存在,只是敲诈勒索的借口,有人甚至被迫“购买”了三十多份。



  周某说:“到了第五天,他们开始跟我讲怎么上线,然后需要每套投资2800元,我实在没办法,他们就编了一个理由,让我给我爸打电话,说是在跟朋友学挖掘机,前期需要请师傅吃饭,还有自己的吃住费用,问我爸要13000块钱。”



  周某说,在打这通电话时,手机都不在自己手里拿着,他只负责按照“师傅”教的设定台词说话。打电话时,旁边还有专人播放“商场叫卖声”或“开车的声音”等环境声,以放松电话另一头的戒备。按照组织的“规则”,与家人通话有专人监督,只能报喜不能报忧,如果说得“不好”,还可能遭受更多的殴打。



  记者跟随办案民警来到了临汾市市郊的一处民房,这处不起眼的小院就是该组织曾经的一处窝点。



  办案民警告诉记者说,这个窝点里住着9个人。一间是男生宿舍、一间是女生宿舍,还有一个库房放行李,客厅里打地铺住三个人,分别是“主任”“大哥”“邮递员”,负责监视两个门,不让他们出去。”



  据办案民警郭某介绍,有些“老板”层级的嫌疑人,甚至两年内都没有自由出入过窝点,偶然出入也仅限于理发、洗澡,并且有专人“盯梢”,几乎没有逃跑的可能。有些“新人”甚至长期吃喝拉撒都在寝室,连院子都没有“资格”踏入,常年在阴冷潮湿的环境中生活,让他们身上长满湿疹。



  然而,经过日复一日的洗脑,起初的“受害者”反倒成了“施害者”,发展更多下线之后,他们也逐渐尝到了“甜头”。办案民警介绍,有些被民警解救的被害者刚刚被送上了回家的火车,就在第二站下车,“主动”回到窝点。有些嫌疑人即便已经达到了自由出入的层级,也不愿意脱离该组织。



  29岁的谢某曾经当到了“老总”的级别,当年明明能走却不走,他说了3个字——不甘心。他说:“2014年的时候,我当‘主任’当了三年多,当时想要继续往上走,肯定能挣到钱。因为听说是升了经理之后,光一个包装费就几万块钱。包装费就是当上‘经理’之后,可以挑一套好西服、给买金戒指、金手表等物件。等我当上去之后,才发现都是骗人的。别人为啥心甘情愿留下来,就是通过这些来吸引他,让他知道上去之后上面有多风光、多有钱。其实并不是这样的。”



  据办案民警关某介绍,该组织与以往其他“传销”组织最大的一个不同在于组织模式的精密设置,尤其是“出局”模式——当上“老总”、非法获利积累到一定数量后,按惯例“出局”让位,这也成了层级较低的嫌疑人“孜孜以求”的“目标”。“别的传销组织没有所谓的‘出局’,都是塔尖式的不断地利益输送。而他们存在‘出局’问题,他们的状态不是金字塔形的,而是等腰梯形,就是一个时期有可能会产生许多个‘老总’,同时也会出局很多‘老总’。每次人员扩充到一百以后,就会分家,就会提升好多‘经理,’然后这些‘经理’当到‘老总’后,一人带一条支线,自立门户。它的裂变速度相当快,变异和手法更灵活。所以他们就会觉得不甘心,一旦上线了以后成为‘老板’,他们就会奔着这条路往上走,而且不会轻易退出。”



  办案民警牛某某表示,“出局”之后,这些嫌疑人的身份即被“洗白”,一旦发迹,他们便化身为真正的老板;一旦经营不善,他们还可能“重操旧业”。这对整个社会来说,都是不小的隐患。他说:“(危害性)一是他们在制造犯罪工具,将一个心智健全的人骗来以后,强制洗脑和软硬暴力兼施,一直把他培养成犯罪嫌疑人,让他继续危害别人。二是他们发财以后‘出局’、回归社会,过着正常人的生活,有的人可能成为企业家,或者成为一个正常的商人,危害性很大。三是这个组织不断生成新成员,新成员被培养犯罪嫌疑人,循环往复,在社会上形成不断地蔓延。”



  截至记者发稿,刘某等已经“出局”多年的“老总”也被警方抓获。然而,近年来传销组织为何屡打不绝?打击黑恶势力犯罪又有何法律和社会困境?将在明天的《新闻纵横》栏目中继续报道。



央广网

展开全文

最新文章




  央视网消息:近日,山西临汾警方在打击非法传销案件中,发现一些传统聚集式传销组织 已经从经济犯罪演变成暴力集团犯罪,成为黑恶势力犯罪组织。临汾警方首次以涉嫌黑恶势力团伙犯罪对传销组织进行立案侦查,刑拘了上百人。


山西 临汾警方打掉披着“传销外衣”黑恶势力团伙

山西 临汾警方打掉披着“传销外衣”黑恶势力团伙

反传影视 2018年05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