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信网友反被骗 少女深陷大同传销组织二十天

轻信网友反被骗,少女深陷传销二十天。



      上个月(5月)中旬,渭南少女小茹突然从学校不辞而别,家人担心出意外,赶紧报了警。

   渭南公安高新分局白杨派出所民警田卫东:“因为失联的是一名未成年少女,我们高度重视,立即按被拐骗妇女儿童立案侦查。”
   失联少女的母亲说,女儿从来没有离家出走的迹象,而且平时极为乖巧,她很担心女儿出了意外。
   失联少女小茹的母亲:“那几天哭的都没眼泪了,我给她发短信,QQ联系她,微信,打电话,但是都没回音。”
   正在警方一筹莫展加紧调查时,突然小茹给家里打来了电话。
   失联少女小茹父亲王先生:“听电话那边说话有停顿,感觉有人在小声说着什么,以我的经验,孩子应该是被传销控制了。”
   电话中小茹讲自己人在深圳一切都好,但父亲的直觉她肯定被人控制了,经过民警的细致工作,终于有了小茹线索。
   渭南公安高新分局白杨派出所民警田卫东:“我们调查发现,她人在山西大同,当我们赶到大同当天,她突然又给母亲打来了电话,说自己生病住院,要四千块钱。”
   在山西警方的配合下,小茹所在地点被确定,当民警冲进出租屋才发现,她果然是深陷传销组织。
   渭南公安高新分局白杨派出所民警田卫东:“当时她还在给妈妈打电话,旁边有一男一女正在给她教怎么骗人。”
   在深陷传销组织二十多天后,小茹终于在民警的陪同下回到了家。而她做梦也在想着这一天的到来。
   被拐骗少女小茹:“我当时想过警察会来救我出去,当我看见他们的时候,我觉得太好了。”
   小茹说,因为厌烦了上学读书,想着世界那么大应该去看看。而QQ好友的一怂恿,自己就心动了。
   被拐骗少女小茹:“他说的可好了,出去什么都有。”
   记者:“但实际上呢?”
   被拐骗少女小茹:“我的人身自由被控制了。”
   失去自由的小茹没了刚出来时的兴奋,每天除了洗脑上课,就是在别人的控制下给家里打电话要钱。
   记者:“什么时候想回家的?”
   被拐骗少女小茹:“就是他们说让我要钱的时候。”
   一家人团聚的画面总是令人动容,而孩子的父亲也在反思孩子出走的深层次原因。
   小茹父亲王先生:“我们平时打工为了多挣点钱,早出晚归,很少跟孩子深入交流,平时虽然也教育孩子,但是没有深入她内心,以交朋友的方式与她沟通。”
   相信有了这次经历,小茹对外面的世界会有更多的认识,而父母用在小茹身上的关心也会更多一些。



西部网

展开全文

最新文章




  央视网消息:近日,山西临汾警方在打击非法传销案件中,发现一些传统聚集式传销组织 已经从经济犯罪演变成暴力集团犯罪,成为黑恶势力犯罪组织。临汾警方首次以涉嫌黑恶势力团伙犯罪对传销组织进行立案侦查,刑拘了上百人。


山西 临汾警方打掉披着“传销外衣”黑恶势力团伙

山西 临汾警方打掉披着“传销外衣”黑恶势力团伙

反传影视 2018年05月21日